<div id="7d1z1"></div>
    <div id="7d1z1"><ol id="7d1z1"><mark id="7d1z1"></mark></ol></div>
    <div id="7d1z1"><tr id="7d1z1"><object id="7d1z1"></object></tr></div>

      <progress id="7d1z1"></progress>

        專訪中華骨髓庫第7529例造血干細胞捐獻者——購彩者李斌 “相信我,志愿者已經在路上”

        2018-09-25 16:36:51

        上一篇 下一篇

        造血干細胞捐獻者的故事各個令人動容,而李斌的故事尤為感人。他曾在三天內,親手簽下4份捐獻書,目前已挽救4人生命,讓2人重見光明。

        這4份捐獻書分別是:父親李雙全的器官捐獻同意書、父親李雙全的遺體捐獻同意書、李斌本人的器官捐獻同意書、李斌本人的造血干細胞捐獻同意書。

         

        1

        李斌,33歲,河北省石家莊市靈壽縣慈峪鎮人。現租住在正定縣城北郊5、6公里的一個小區里。在小區門口迎接我們的李斌,平頭,中等身高,體型瘦削,淺灰色長袖T恤、絳藍色滾邊長褲,形只影單地站立在秋日斜陽中……

        他尚年幼時,父母離異。父親帶著姐弟倆生活。一個多月前,相依為命的父親逝去。

        握手,寒暄,上樓。

        走進出租屋,李斌徑直推開他父親生前所住房間的門,指著一張鋪著涼席的低矮的單人床說:“我爸就住在這里……”

        中華骨髓庫河北省分庫志愿者王麗芬擔心他睹物思人,將他輕輕勸了出來。

        沙發坐定后,李斌依然紅腫的雙眼望向電視,電視里正播放少兒動畫片《熊出沒之奇幻空間》。

        于是,關于造血干細胞捐獻、關于器官捐獻、關于遺體捐獻這些救人命的事跡的采訪,就在熊大熊二的陪伴中漸漸展開。

         

        2

        我轉移話題:“您喜歡看《熊出沒》?”

        李斌努力擠出笑容:“嗯。”

        “男人不是喜歡看動作片之類么,您怎么喜歡看這個?”

        李斌認真答道:“《熊出沒》講的是一個一個的小故事,我就一個一個往下看,挺好看的。”

        看他情緒有所緩和,我小心翼翼地問:“您為什么首先帶我們參觀您父親的房間?”

        這一問,李斌好不容易壓制下去的悲傷再次被點燃:“捐獻這事,與我爸關系太密切了。我就是受到他的感染和鼓勵,才捐獻的。”

        他的嘴角開始抽搐:“4年前,我們還在村里,我爸有一次與幾個村里人玩撲克牌時忽然說不出話了。送到醫院檢查,說是腦梗塞。經過治療,雖然保住了命,卻留下了偏癱的后遺癥。為了掙醫藥費,我帶我爸來到城里,畢竟城里機會多些工資高些。白天我去家具廠上班,我爸就坐在樓門口等我下班,或者在家看電視。就是那時候,他在電視上看到器官捐獻、遺體捐獻的報道,就有了把他自己器官、遺體也捐獻的想法。他那時候偏癱嘛,話也說不清楚,磕磕巴巴的,說了好多遍,我才聽明白……”

        李斌哽咽得無法繼續。

        我們趕緊遞給他紙巾,幫他倒了杯水,請他緩緩。

         

        3

         “我爸說‘這些身外之物不屬于我,我自己的身體、身上的這些東西都不屬于我。’我當時覺得挺奇怪的,問他屬于誰。他說屬于這個時代。”

        我驚訝于一位農村老人能講出如此話語,問李斌:“他是追求靈魂層面的自己嗎?”

        李斌搖搖頭:“不知道。”

        “后來,得知我姐與姐夫獻血,我爸就叫我也去獻血。我姐、姐夫獻血好多年了,每年至少一次,而且都已經加入中華骨髓庫了。”李斌邊說邊從茶幾抽屜翻出自己的4張獻血證,每張都記錄著獻血400cc。“我第一次獻血是2016年6月,工作人員介紹捐獻造血干細胞的知識,我當時就同意入庫了。沒想到剛兩年,今年6月份就配型成功了。”

        李斌的臉上終于有了些喜色。此時,灑在獻血證上的陽光正好折射在他臉龐,紅艷艷的。

        “有些志愿者等10多年,甚至可能一輩子都等不到配型成功的信息,我這剛兩年就配型成功了。所以一開始接到骨髓庫工作人員的電話時,還以為是詐騙電話。后來核對一下,才確定是真的。不過這一步還只是初步配型成功,工作人員問我是否同意做高分辨分型檢測。我肯定同意嘛。”

         

        4

        “應該是6月19日接到的電話,第2天,我就去做了高分辨檢測。結果出來后,10個點位全相合。我與我爸都挺開心的。7月1日做了體檢,7月11日,體檢結果也出來了,身體各方面都很健康。本來已做好捐獻準備,就等患者那邊醫院通知了,結果有一天下班回來,我爸沒在床上,一看,他在地上趴著。那場面就沒法看……”

        李斌擺了擺手,已是淚流滿面。他用兩個手掌將淚水抹到臉兩邊,抽噎著敘述:

        “我把他拖到衛生間,在水龍頭下清洗,清洗好,收拾完,就已經很晚了。我買了一袋純牛奶,他還喝了半袋。我問他身體怎樣,他搖搖頭意思是沒事。可是第二天一早送到醫院,醫生就下了病危通知書,說他腦部大面積出血、小腦積血,回天無力了。我就又把他拉了回來。就在那床上,”李斌低下頭,左手指向臥室,右手抹著眼淚,“我想起他之前想捐獻器官和遺體的話。當時他還有意識,我就問他還捐不捐,如果不想捐就算了,如果還想捐就攥攥我的手。結果……結果,他攥我攥得特別緊,最后都是我硬掰開的。”李斌左手緊緊攥著自己的右手做示范。

        “我就與紅十字會的工作人員聯系,他們幫我聯系了省三院的醫生,把我爸拉到了醫院。7月31日中午,我爸被確定腦死亡。我替他在器官捐獻同意書、遺體捐獻同意書上分別簽了字。當場,他的一對眼角膜、一顆肝臟、兩顆腎臟,就捐獻了,遺體也捐獻了。”

        “您知道他的器官被誰用了嗎?”

        “不知道。器官捐獻和干細胞捐獻一樣,按照國家規定,供患雙方雙盲。”

        “您想過那種場景嗎,就像電視劇中那樣,找到使用您父親器官的患者,就如同看到了您父親。”

        李斌又點起一根煙,送進嘴:“沒想過,尊重規定吧。”

        “關于遺體捐獻,您知道您父親的遺體會被用于醫學研究、醫學教學嗎?”

        “這個……我不去想,也不愿想……”李斌起身進了臥室……

        過了一會兒,他出來了,手里捧著4份捐獻書。

        我才看清楚,7月31日當天,他不僅簽了他父親的器官捐獻同意書、遺體捐獻同意書,還簽了自己的器官捐獻同意書。還有1份,是8月2日他簽的造血干細胞捐獻同意書。

        這4份證書出現后,房間的空氣瞬間凝滯了。我們呆呆地看著證書,說不出一句話來……

         

        5

        我們在陽臺上站了會兒,平息了下內心難以名狀的情緒,繼續。

        “也就是說,您父親走后第3天,您就去捐獻造血干細胞。當時內心有動搖嗎?”

        “說實話,我爸在醫院那幾天,我內心一直非常雜亂,整晚整晚睡不著。稍微有點聲響都能把我嚇著,得趕緊看看我爸。患者那邊又情況危急,需要立刻捐獻,我內心確實有些煩躁。”

        李斌長舒了一口氣,“不過,我爸走后,我想著,死的人已經死了,活的人得救啊。而且聽說患者是個6、7歲的孩子,和我小外甥一樣大,他的生命才剛剛開始。一個孩子的生命牽連著多少人的心呀,得救!7月31日,我爸走了。8月2日,我就到省二院報到。8月3日,開始打動員劑。8月某日上午開始采集,三個多小時后,163ml造血干細胞混懸液就被護送走了。”(按照相關規定,造血干細胞捐獻供患雙方雙盲。因此,此處特意隱去捐獻者具體采集日期。)

        “自己身體中分離出來的造血干細胞,將被輸進一個素昧平生的孩子的身體里,啟動一個生命的重生。當時,您有怎樣的心理活動?”我問道。

        李斌淡淡地:“也沒多想,就希望你們媒體多宣傳中華骨髓庫,吸引更多的志愿者。捐獻的時候,在醫院血液科,真的是震撼到我了,血液病患者怎么那么多!看到那么小的孩子在倉里拍著玻璃哭,唉,看得人心里太難過了。現在咱們入庫的志愿者有250多萬,可是聽說血液病也差不多200多萬。這樣的話,配型成功的幾率太小了。還是得多做宣傳,我們國家十幾億人口,如果有一億人入庫,配型成功的幾率不就大多了嘛。”

         

        6

        “打動員劑的過程以及采集過程中,您有什么不適的癥狀么?”我追問。

        笑意漸漸浮現在他的臉龐:“打動員劑后,每個人體質不同,反應不同。我是腰椎和頸椎難受。采集過程中的3個多小時不能動,稍微一動,機器就報警。而且機器一直報警說我缺水,又輸了幾次水。醫生還說‘真是不好意思啊,小伙子,多扎了你好幾針’。這幾個小時不能動是憋得難受,可是幾個小時不能抽煙,這個更憋。所以采集完后,我猛地跳下床就去了洗手間,趕緊偷偷抽了一支煙。”

        屋子里幾個人都笑了起來,之前籠罩在房間的那股悲傷終于是沖淡了些。

        “捐獻后,您身體有什么不適嗎?對身體有影響嗎?”

        李斌看了眼自己的身體:“沒有。我相信醫學不會因為救一個病人,損害一個健康的人,是吧?我就感覺和獻血一樣,反而輕松了。而且我爸的心愿也都完成了。”

        “捐獻后,您單位同事、周圍朋友知道嗎?”

        “單位同事都不相信,他們這方面意識太淡薄了,以為我鬧著玩呢,還調侃‘對方是個女孩吧?沒結婚吧?’之類。可能他們認為那事離自己太遠了,遠得不足以在身邊發生。”

        “聽說那個患者孩子本來是A型血,輸進您的造血干細胞后,今后就跟著您的血型成O型了。真的很神奇。關于人道主義,您有什么想表達的?”

        李斌靦腆一笑:“我文化水平不高,也說不出什么大道理來。我想的是,能救人為什么不救?我聽過這樣一句話,道路是曲折的,甚至是崎嶇的,但畢竟是越走越寬的。陰天再多,畢竟有晴天的時候。我就想告訴患者,別著急,不要被病魔打倒,別氣餒。相信我,志愿者已經在路上。”

        “您有沒想過對方的報答?”

        “沒有,這是我自愿的。就像獻血一樣,我獻血也不是為了圖報答。”

         

        7

        對于李斌的受訪,我深深感恩:“李斌,感謝您接受采訪,同時也很抱歉,害得您哭了一通。《中國體彩報》采訪您,是因為2003年以來中華骨髓庫就是由彩票公益金全力支持的。所以,我們本著為購彩者負責的態度,從中華骨髓庫的角度來解讀彩票公益金的使用情況。”

        李斌說:“這個我知道。骨髓庫宣傳資料上就很清楚地寫著,資金來源是彩票公益金。而且我們河北省分庫這邊舉辦的一些公益活動的名字,一般都會把‘彩票公益’四個字放在前面,就是為了感謝購彩者,感謝彩票公益金。我自己也是購彩者,經常買大樂透,也買11選5,彩票上很清楚地寫著為公益事業捐了多少錢。”

        說著,李斌拉開抽屜隨手拿出一張彩票。那是一張2注機選的超級大樂透單式票,第18085期。李斌指著上面的一行字給我們讀:“感謝您為公益事業貢獻1.44元。你看,捐獻造血干細胞是做公益,買彩票也是做公益。”(王紅亮)

        李斌(右)接受本報專訪.jpg

        李斌(右)接受本報專訪

        E星彩娱乐

          <div id="7d1z1"></div>
          <div id="7d1z1"><ol id="7d1z1"><mark id="7d1z1"></mark></ol></div>
          <div id="7d1z1"><tr id="7d1z1"><object id="7d1z1"></object></tr></div>

            <progress id="7d1z1"></progress>

                <div id="7d1z1"></div>
                <div id="7d1z1"><ol id="7d1z1"><mark id="7d1z1"></mark></ol></div>
                <div id="7d1z1"><tr id="7d1z1"><object id="7d1z1"></object></tr></div>

                  <progress id="7d1z1"></progress>